WFU

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

Thank you, Air Canada (II)

作者: 徐慶玶 醫師

傷心登機門

有緣抑或無緣


懷著低落的心情,我離開不堪回首的F89登機門往回走,先出關,再去提領行李,在出海關的地方,海關的人很困惑的看著我的護照,我苦笑的跟他解釋了coshare-->三改登機門-->miss plane的奇幻冒險,他用非常悲天憫人的表情,蓋上了海關的印章,再度讓我進入加拿大的國土……

我再度打電話給原本要在紐約接機的朋友,他非常積極的幫我上網查機票,他說,Air Canada 還有機位在售。啊,我那無緣的Air Canada,難道竟是有緣嗎。要我提領了行李之後,就到Air Canada的櫃台,問問他們這件事是否可以幫忙?

我懷者忐忑的心情走到Air Canada櫃台排隊,輪到我時,我緊張的秀出了台灣訂的電子機票,以及上面顯示的Air Canada的航班號碼,接著又跟她解釋一遍:coshare --> 三改登機門 --> miss plane,我問她有沒有辦法幫忙,她也是拿著我的機票,對著電腦研究半天。


之後,她說:“很抱歉,今天晚上機票都賣完了。”

我說:“我的朋友在網路上還有看到機位在售。”

她愣了一下,接著說:“請給我訂位代號。”


聽到這句話,我眼淚快飆出來了。

我說:“我只是看到有機位,但並沒有訂票,因為我的手中已經有一張很難用的機票了”,我請她幫幫忙。


正港鯛民還是偽裝氣質女


我知道,她可以完全不理我,因為,這件事情與Air Canada無關,雖然,原先我在台灣訂的電子機票,上面顯示的是Air Canada的航班號碼,但因為coshare,我已經是United Air的客戶了,我的問題應該找UA負責解決。

當然,我也可以想,既然你們是coshare,應該要幫忙處理我的問題,然後開始,一哭,二鬧,三站上櫃台指著她的鼻子破口大罵,展現台灣鯛民風範…..。
但我安靜的站在櫃檯前等她天人交戰(幫助她、不理她、幫助她、不理她……)查電腦。心中不斷的祈禱,希望她可以幫忙我。等了好久,還站到旁邊讓她處理下面的客戶,她處理完排隊的客戶後,轉身拿起對講機,飛快的英文跟某人通話,之後,告訴我:“你等一下,我們找我的主管幫忙看看。”

“謝謝老天”,我心中這麼想。

我對她說:“非常感謝妳願意幫忙我,不管最後結果如何,我都感謝妳,可否告訴我妳的名字,我要寫信告訴你們的客服中心,你的服務讓我感動。”

她很客氣的說:“不必啦,這是應該的。” (我後來知道搭的名字叫做Myra)

她就帶我到隔三個櫃台的一位男性地勤人員面前,等他處理完手上的客戶,Myra 跟他講了我的狀況,經過一番討論。

他問Myra說:“她(也就是我)一定要今天晚上到紐約嗎?”

Myra說:“是的,她的男朋友在等他。”(喂,我何時說男朋友這幾個字?)


說謊不是我的本意


我心中很不好意思,因為,的確是有朋友在紐約等著接機,但不是男朋友啦,他有漂亮的老婆可愛的孩子,而我先生為了讓我出國吸收新知,還在家裡含辛茹苦的帶小孩,怎麼能讓他戴綠帽呢?

但在這種非常時刻,任何可以爭取同情的手段都值得一試,何況,這個謊不是我說的,我只是沒有更正他人錯誤的認知。

這位先生點頭,稍微問我一下狀況,我簡短敘述後,把握機會狗腿一下,跟他說我是來參加國際旅遊醫學會議的,其中一位主講者,當著與會的200多個從事旅遊醫學的醫護人員,對加拿大航空公司讚譽有加,如今我真的相信了……

這話顯然讓Myra以及他的主管挺開心的,只見這位主管手飛快在鍵盤上移動,不一會兒又開始打電話連絡,這時,Myra告訴我,她要下班了,她的主管會幫助我,我再度詢問她的名字,她終於告訴我,她叫做Myra。“Thank you very much,Myra. ”我誠懇的對她說。


ㄍ一ㄥ不住的眼淚


她離開了,我繼續等待,這位主管打了好幾個電話,中間穿插指引好幾個來排隊的人,到其他櫃檯去辦理登機。相當有耐性。而我也安靜的等待。終於,我聽到列印的聲音,我心情變的激動,當他將列印好的新登機證拿給我時,我掉下了眼淚。




沒趕上飛機的時候,我沒掉眼淚。跟United Air爭執時,我沒掉眼淚。請求Myra幫忙時,我也沒有掉眼淚。但是,當我看到這張新的登機證時,心中的大石頭落地,眼淚也就ㄍ一ㄥ不住的往下流。

這位先生顯然了解我為什麼掉淚,沒有驚慌失措,靜靜等我平復一下情緒,然後拿出一隻藍色的簽字筆,幫我把登機門F68大大的圈起來,跟我說,別再跑錯囉,我破涕為笑,他也笑了。

他陸續交代了登機時間等等的細節。我謝謝他,問他的大名,跟他說要寫信到他們客服,謝謝他們。他說不必,那是他應該做的。但我很堅持的再三詢問,他終於告訴我他叫做Darrell. “Mr. Darrell, you made my day. Thank you very much.”

再度通過美國海關,檢查行李,當海關再度困惑的看著我的護照時,我又跟他重複了一次今晚的波折,他笑一笑,蓋了章,讓我入關了,一天入境美國兩次,也是難得的經驗。

我直接到登機門口坐著等,而Mr. Darrell顯然也告知了地勤關於我的狀況,準備開始登機之前,登機櫃台有人廣播我的名字,再度跟我確認行程,真貼心!但這種備受照顧的fu,也讓我有種自己是80歲獨自旅行的老婆婆的錯覺XDDD


Thank you, Air Canada.


Pearson機場歷險記到此告一段落,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責怪United Air,因為,我自己機靈些,也不會發生這些鳥事。而是要謝謝Air Canada,謝謝盡一切努力解決客戶困難的Miss Myra 和 Mr. Darrell. 讓這段原本不堪的回憶變的值得回味!

Thank you, Miss Myra and Mr. Darrell, for what you had helped me on 4/19/2015.

Thank you, Air Canada (I)